橙色就是有些红有些黄的颜色吧
是个只会说好看和哈哈哈的废人
lofter基本上用来存档

可以找我互关一起玩呀

【二人花】【性转】END GAME (1)

我是真的取名废

很久以前在断网的时候自己想来玩的一个脑洞,放假后才把它好好地写出来了

讲的是学妹仓和仙贝丸的故事,HE HE HE!

这个大概是5月开的脑洞,现在已经8月了啊....照样没写完。期间看了无数少女电影电视剧,多多少少被影响,所以画风变来变去的。

我想三篇完结,嗯,一定要写完啊我。


=====================正文如下=======================



1

“喂,仓子”


“嗯?怎么了”


   仓子的眼睛一直没离开过玻璃窗外的那个站在树下等人的男孩子,回答问题时,也只是用吸管搅着并不喜欢喝的奶茶。


“喂!”


“嗯?”


“仓子完全没有在听我讲话嘛!”yasuko用手在仓子眼前晃着。


   仓子一把抓住了yasuko的手,转过头来说:“对不起!”一脸狡猾的笑容像小狐狸一样,让yasuko没有办法发脾气,“你刚才说什么?”


“嘛,也没什么,只是想问你知不知道我们学校要新转来一个前辈。”


“前辈?怎么了吗?”仓子装作对话题感兴趣的样子回答着,眼睛却时不时瞥着街对面的梧桐树下。


   啊,走掉了。


“听说是个很帅的帅哥哦,好像在当偶像呢”


“爱豆呀……”仓子的注意力稍微集中了一些“那样的人就算到了我们学校也不会好好读书的吧,不知道一学期能见到几次呢。”


“什么嘛,仓子根本不感兴趣啊,早知道就不和你讲了,我还当个新闻一样这么积极地告诉你。”yasuko埋怨着吸了一口冰茶,却被仓子暴力地揉了揉短发。


“毕竟,我是有男朋友的人啊”刚揉完yasuko的头的仓子笑着对yasuko说道,yasuko却怔了一下,一时没有接话。


“都被你摸矮了!”


“本来就长不高呀,yasuko”仓子说完非常不怀好意地笑了好久。




      yasuko一直知道仓子有个当模特的男朋友,当时还诧异了好久,拒人无数的仓子大小姐居然还谈恋爱了。仓子的男朋友比仓子大了5岁,是仓子去东京玩的时候认识的,是个多不靠谱的人可能任何一个人包括仓子自己都可以看出来。


      除了短短的暑假相聚,再加上偶尔地出现在仓子的身边,其他时间一律毫无音讯。明明知道他有其他相处对象,仓子却怎么都不想放弃,yasuko甚至还为这件事和仓子吵过架,可是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改变地和好了。


      yasuko实在是想不通仓子到底看上他什么了,如果只是喜欢脸的话,却觉得仓子并不是那么肤浅的人,更何况仓子长得那么好看,像他那样样貌的男生仓子还是可以挑一挑的。虽然是个及其不靠谱的人,和仓子在一起的时候却总是显得满心满意只有仓子一样,对仓子关怀备至,恨不得天天黏在仓子身边,好像自己所有的渣男事迹都是理所因当一样,仓子也从未和他提起。


      对于对方来说,仓子也许只是个好玩弄的乡下纯情女高中生吧。yasuko想到这里就很生气,但在那次吵架以后却再也没和仓子讨论过这件事,就像仓子执着地认为男朋友会回心转意一样,yasuko认为仓子总有一天会醒过来的。




2

      仓子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盯着那个每天在固定时间站在树下等人的男生的,一开始只是觉得好奇,后来却变得每天都想要见到,才每次都陪着yasuko来喝茶,坐在同样的位置。偶尔的目光交汇,仓子没有回避视线,反倒是对方总是会红着脸看向其他地方,让仓子觉得特别好玩。觉得他,很可爱。




“早上好!”yasuko元气地和远处摇摇晃晃推着自行车走来的仓子打招呼。


  仓子没精打采地抬了下手臂就算是回应了。


“仓子好像总是睡不够呢”


   仓子慢慢地点了点头,“昨天晚上帮弟弟讲作业讲到很晚,都没有睡多久呢”


“啊,真是辛苦啊……”


     临近校门,周围的讨论声突然大了起来,yasuko本来想凑近去看看,无奈仓子一直半睁着眼睛推着自行车走进了校门,让人放不下心,只好跟着进去,本只想转头看看热闹却正好和学生们围着的话题中心对上了眼。


     那个,仓子每天傻看着的男孩子啊…




      早上校门口的小小轰动并没有影响学生们一天正常的作息,仓子支着脑袋撑了一个上午的课,终于等到了午休铃响,拿上便当盒就往体育馆后面的树荫走去。


      仓子在头沾到体操垫的一瞬间就睡着了,便当盒安静地躺在身体左侧,正午的树影斑斑点点地印在仓子的襟口和制服裙下的一小段大腿上,额前的刘海散乱,露出光洁的额头,脸颊上细细小小的绒毛勾勒着金光,两只手很奇怪的摆着,边上落着不知什么时候落下的叶子。


      这就是丸山隆平所看到的景象。



      今天早上的轰动没少让他紧张,本想表现出一副平易近人开朗的样子,却没少做奇怪的事,好在同学们都比较包容他,才让他没有当众红成番茄。明明是偶像,却意外的认生,认生就算了,还想装出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一个早上没把他累死。丸山一边走着一边反省自己,不知觉走到了体育馆后面——学校里难得清净的地方。环视着哪里可以坐下,就看到了正熟睡着的仓子。


      他是认识仓子的,那个每天会坐在对面的咖啡店盯着他的女孩子。他不知为什么仓子这么爱盯着他,每次都要盯到他脸红了才好,但是每次想要假装不知觉仓子的目光都会失败。仓子的眼睛很好看啊,不是那种卡哇伊女生眼睛的好看,当仓子盯着他看的时候,他觉得他看到了仓子想要亲近却又保持着距离的的心情,他每每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仓子,但是怎么搜寻都没有这个印象,可仓子的眼神明显是在盯着一个熟悉的人,那样打量长久未见的友人的感觉。仓子的眼睛有些向上吊着,却不显得刻薄,反而很有少女感,特别的少女感。



      丸山隆平好不容易碰到个熟人,又是一直很想近距离接触的人,难免有些兴奋,可是这样的场景确实在不是打招呼的时候。丸山悄悄地一步步向仓子挪近,盘腿坐在仓子睡觉的体操垫前,等着她醒来,不自觉细细打量起仓子的脸。


      脸上的痣还真多啊。



      正在丸山数着仓子脸上的痣的时候,午休结束的铃却突然响了,仓子唰地睁开了眼睛,正好看到靠的有些近的丸山,丸山隆平吓得马上站起了身,右腿却因紧张绊倒了左腿,重新摔在了地上。


  仓子坐起身捂着肚子笑了起来,好像一时没有停的意思。


“干嘛呢你”仓子笑得差不多了,问道。


“那个……铃好像响了,上课了不去没关系吗?”丸山的脸红红的,右手揉着自己的头发,好像伤到的是他的头一样。


“啊,对啊,午饭还没有吃呢”仓子转向身后,懊悔地盯着便当盒看,“今天又睡过头了啊。”


“又?”


“没什么”仓子从体操垫站起身来,拍了拍裙子,径自往教学楼走去,却又想起什么似的转头看着丸山“你也是要上课的吧,要一直坐在这吗?”


“啊,是!”怔住的丸山慌张地站了起来,跟着仓子走去了教学楼。


3

“仓子!”yasuko在楼梯口对仓子奋力地招着手,生怕自己的身影被来来往往的人群遮住了。


“是”仓子微笑着朝yasuko走去,“你不那么招手我也看得见你啦。”


“今天要去吗?咖啡店?”


“今天,不去了吧”


“你知道了吧”


”知道什么?”


“我今天看到你和那个男孩子一起走到教学楼了哦,下午第一节课的时候。”


“嗯,不知道为什么遇到他了呢。”


“那个男孩子就是我说的要转来的那个前辈哦”


“哦,那家伙原来是前辈啊”


“什么叫那家伙原来是前辈啊,你不是每天都盯着那家伙看吗。”


“啊,原来你一直都知道啊”仓子一直看着路面的眼睛突然抬起来看着yasuko,“是的,所以今天不去盯着他看了。”


仓子继续推着自行车往前走,yasuko的脚步却慢下来了,“仓子觉得他怎么样呢”


“他吗?傻乎乎的很可爱。”


“不止如此吧,他和神木长得很像吧。”


   仓子推着自行车的脚步突然停下了。


      他和神木,长得真的很像啊。以前只是远远地看着,今天近距离看到了才觉得两人的样貌有太多重合的地方。一样细长温柔的眼睛,睁大的时候眼珠亮亮的,宽宽的额头,明显的眉骨,连唇下的痣的位置都相似,一时让仓子看得晃了神,以为是神木突然来了。


      说起来也很久没有见过神木了,上次见他的时候还是在浅草寺烟花大会的时候,错过了最后一班车的仓子却没有留在神木的住处。没有神木的日子好像总是不知道是如何度过的,遇见他之前自己好像还并没有这么糟糕呢。明明很想相见却没有办法找到他,明明很想分开却没有办法放弃,明明很想对他发火却没有办法说出口。为什么自己会对神木这样无条件地投降呢,就算是做到了这样,也丝毫没有办法留住他。这样总是在妥协和等待和徘徊的自己糟糕透了,却没有办法地臣服于自己的软弱,只对于他的软弱。



yasuko不知道为什么简单地道了别就在一个岔口和仓子分开了,可能是这样的自己yasuko也看不下去了吧。


仓子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小腿从床垫上垂下,脚尖正好抵在地板上,脑中却突然浮现了那个男生的脸,他急急忙忙道歉的样子,确实很可爱啊……这样想着自己的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了,意识到的仓子噗嗤笑了出来,睁开了眼睛,睫毛变得湿漉漉的了。



4

第二天的中午,仓子还是照例走到了体育馆后面,一个人坐在体操垫上,打开便当盒。还没开始吃,便看到从对面树后形迹可疑地晃悠着向他走来的男生。


“那个,还没有好好介绍我自己,”男生抬起头,脸红红地看着仓子,眼里却藏不住的得意,“我叫丸山隆平。”


仓子忍住了笑,站起了身对丸山鞠了一躬,弯起好看的眼睛,说:“叫我仓子就好。”


丸山额头上的汗已经不得了地往下滴了,没有带手帕的丸山只好用手揩掉,仓子看到便将自己的递给了他,丸山用湿漉漉的手接过,一块淡草绿色的手帕,丸山在擦流到脸颊的汗时有一种好闻的女孩子的香味飘到鼻孔里,让他不禁又一阵脸红。


“对不起!”丸山退后一步鞠了一躬,“第一次见面就把你的手帕弄脏了,我会好好地洗过还给你的。”


“不过,已经不是夏天了哦,流这么多汗没有问题吗。”


“欸?啊,那个……我比较容易出汗,这么点汗应该没有问题吧……我也不是一直都会出汗呢,只有……”


“汗又流下来了哦。”


“啊,这样啊。”丸山用手帕擦了擦汗,却又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慌忙将手帕从面颊上拿下,攥在手心里。


仓子又坐了下来准备开始吃自己的便当,两个手握饭团和几个小菜,全是仓子爱吃的。一旁的丸山先生好像停止出汗了,眼睛却离不开仓子即将塞进嘴巴的饭团。


“吃吗?”


  丸山突然被点名像小动物一样看着四周。


“过来,坐在这里和我一起吃吧。”


   丸山睁大眼睛看着仓子:“可以吗?”


   仓子笑着对丸山说:“当然可以啦,快过来。”


“喂,你真的是idol吗,怎么连午饭都没得吃。”仓子一边说着一边看着身旁正狼吞虎咽的丸山。


听到这句的丸山差点将口中的饭全都喷出来,将口中的饭吞了下去后,睁大眼睛看着一脸笑意的仓子。


“我还没有出道……”丸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没头脑地来了一句,仓子却好像是听到了什么很好笑的笑话一样笑到捂肚子。


“你这个人,太厉害了,”仓子一边大笑,一边指着丸山说,“我觉得你有做搞笑艺人的天赋。”


“真的吗!”丸山本来还有点不明所以的脸突然被点亮了一样,“我其实不想做偶像的,面对着一大群人耍帅什么的对我来说实在是太害羞了,我其实从小就想做一个搞笑艺人,跳舞真的苦手,与其给人什么闪闪发亮的梦想,我好像更想让大家因为我开心呢,偶像真的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简单单就可以做的啊……”


仓子看着对自己滔滔不绝的丸山突然安静了下来,谈论着自己的梦想的丸山眼睛闪闪发亮,从来没见他说这么多话,明明长相和神木一模一样,却天然地会对素不相识的人说起自己的梦想。


丸山转过头来看着对着自己发呆的仓子眨了眨眼睛。


“抱歉!一直在说我自己的事,让你觉得无聊了吧……”


回过神来的仓子对丸山浅浅的笑了一下:“没有哦,我觉得有梦想是一件很好的事,要加油哦,maruyama桑。”


“是!”丸山红着脸用力点了头继续吃起了饭团。


「我最近想到一个新的一发技!周一做给你看!」


     仓子和丸山互通邮件大概已经两三个礼拜了,丸山时常发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给仓子让仓子完全摸不着头脑,有时候就只是一些自己想的小段子,虽然不是很好笑但是仓子总是会给回应。即使是看他做的一发技的时候也是被他认真搞笑的样子逗笑的,脑回路完全不是正常人可以理解的,而这份奇怪都让仓子觉得很可爱。


     仓子最近很少会想到神木了,大部分发呆的时间都被丸山占据着。丸山也是好像每天没有事可以做一样频繁地去仓子教室找仓子玩,周边的同学自然是默认了他们俩在谈恋爱,仓子自己却没有知觉。


      仓子对他的感觉绝对称不上恋人,每次看见丸山都很开心,却也没有强烈想要见他的愿望。像是空白的时间被填补了,满满地填充了丸山做一发技的样子,他红着脸摸着后颈扶着腰的样子,突出下巴思考的样子,可以说是习惯了丸山的存在,好像他理所当然地存在于自己的生活中一样,即使他们认识了可能才不到一个月。


      丸山隆平对自己不是很自信,每次有工作表现不好都会一个人沉闷很久,但是看到仓子的时候总会让自己打起精神来,好好面对自己一发技唯一捧场的观众,时常很勉强。仓子完全可以看出他的勉强,却从来没有拆穿过,只是每次笑着,在最好的时机笑着,是默契到不用排练的托。




被仓子的笑容拯救过很多次啊,只要一直看着她笑就很好了。






“你知道吗,我老家的晚樱特别好看。”丸山和仓子坐在公园的树下,中间隔着一个空气人。


“那我们去看吧。”叶子落在仓子披在肩头的黑发上,又掉落在地上。


  丸山看着盯着河水发呆的仓子欲言又止。


“你那时候为什么老是盯着我看?”


“什么时候?”仓子并没有转过头来,“啊,那个时候啊!”


“因为你长得很像我男朋友。”仓子低头看着着脚下的草。


  不知道为什么丸山的心很快速地跳动了一下,脸很快红了起来。。


“对不起!告白这种事应该由男孩子来做的,可是我一直搞不清楚你的心意……”丸山站起身来保持着鞠躬的姿势。


“等一下!”仓子也站起了身,“不是在和你告白啦!是你和我现在的男朋友真的长得很像。”


      丸山还没有直起身子来,心脏那样干涩又沉重地敲打了一下,脸上的红晕渐渐地褪去,起来的时候却又是笑着摸着自己后脑的头发:“我就说嘛,仓子和我……是很好的朋友呢。”


“我可少不了像仓子这样的好观众呢”丸山勉强地模仿着哪个名人的口气,却一点也不像,丸山只觉得胃和心脏不知道是哪个空落落的又好像充满着什么令人难受的气体。


      一直以来丸山自己也搞不清楚对仓子的感情,只是觉得自己每天可以看见她就很满足了。对啊,像仓子这样的女孩子怎么可能没有男朋友呢,是自己太得意忘形了吧,人家对你笑笑就觉得胜券在握了。


“那个,我明天一早要赶车去东京呢!不早点回去可不行啊。”然后丸山就这样跑了,留下仓子一人呆呆地站在树下。


看着丸山跑远的身影仓子便抬起腿往家里走,不知不觉就到了家门口,神木正坐在自家门口的台阶上。


“好久不见,小仓子好像又长高了呢”神木站起身来笑着看着一脸惊讶的仓子。


仓子跨了几步一下抱住了神木:“好久不见。”









评论 ( 6 )
热度 ( 23 )

© anamz | Powered by LOFTER